夜空下的濕地,昏暗無比。

    黎逍遙目力驚人,他能隱約看到數里外的靈力光暈。

    “終于遇到其他人了,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宗門的家伙?”

    黎逍遙嘴角微翹,快速的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只是片刻功夫,他就來到了聲音所在地的不遠處,只見前方一群人正與一只強大的靈妖戰斗。

    黎逍遙先是躲在了不遠處,沒有第一時間沖上去,想要看看什么情況再說。

    “那是劍宗的家伙?”

    看到一群人全都手持長劍,身穿青色長衫,不正是當初墓穴外的劍宗之人嗎?

    而與他們戰斗的是一只白鶴,白鶴渾身毛發雪白發亮,哪怕身處在黑夜中,其潔白光亮的羽毛上依舊彌漫著一層薄薄的光暈。

    白鶴通體雪白,只是腦袋位置夾雜著幾撮紅色的鳥羽,它比一般的白鶴要大,身高足有兩米多,雙翅伸展開來也有丈許寬。

    哪怕隔得老遠,黎逍遙依舊能感覺到那只白鶴的強大,其渾身彌漫出強大恐怖的氣息。

    其與黎逍遙遇到的那只蜥蜴一樣,也是一只腳已經踏入了歸元境的強大妖獸。

    劍宗一方約莫四五人,幾人的情況有些不妙,完全不是那只白鶴的對手。

    一直在被壓著打,要不是幾人中一名筑基九重的女子苦苦支撐著,幾人恐怕早已慘遭毒手。

    只見那女子身穿一襲白衣,哪怕是在黑夜中,依舊遮掩不了女子絕美的容貌與修長高挑的身段。

    黎逍遙回憶了一下,記得這名女子他似乎見過。

    在古墓外面時,劍宗宗主身邊站了兩名年輕人,皆都是器宇不凡,能看出兩人在劍宗內的地位不低。

    而其中的那名女子似乎就是眼前的這名白衣女子。

    只不過此時的漂亮女子白衣喋血,發絲凌亂,在沒了第一眼見到時那般氣質不凡,看上去有些狼狽。

    想到這里,黎逍遙眼神微微閃爍,“要不要出手幫襯一下?”

    而另一邊,白衣女子等幾人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只聽她對身后的幾人吼道:

    “你們快走,我來拖住這畜生。”

    但她身后的幾人聞言不但沒走,反而全都聲音堅決道:“雨師姐,咱們不走,我們劍宗之人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你們......”

    白衣女子回頭狠狠的瞪了幾人一眼,有些生氣,本想罵幾人一句,但看到幾人眼中露出的堅決,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罷了。”

    白衣女子輕嘆一聲,隨即回頭看向那只白鶴,美目冰冷至極,“畜生,既如此,那咱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唳。”

    一道鶴鳴聲響起,白鶴似是聽懂了白衣女子的話語,鳥目中帶著不屑。

    “媽的,雨師姐,咱們跟這畜生拼了。”

    見到白鶴這般神情,當即有人暴跳如雷,額頭青筋鼓起,咬著牙說道。

    “你們退下。”白衣女子揮手阻攔,“讓我用那一招試試,如果還是不行,那咱們今天恐怕在劫難逃。”

    “雨師姐,可是宗主不是說......”

    幾人見到前者手中的熟悉動作,全都驚駭起來,有人想要阻止,但一想到現在的處境與前者臉上的堅決之色,便又把嘴中話語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要是洛師兄在就好了。”幾人面上帶著濃濃的愁緒,全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道偉岸的背影,如果對方在的話,眼前的二階靈妖也只不過是一劍的事情罷了。

    話說另一邊,白鶴在感覺到白衣女子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時,原本戲謔的神情一收,鳥目竟是人性化的凝重起來。

    隨即雙翅一煽,飛上空中,然后快速收攏翅膀,身體快速的旋轉起來,如同陀螺般。

    緊接著夜空下狂風大作,白鶴整個身體如同一柄快速旋轉的利劍,猛地朝白衣女子殺去。

    白衣女子見此一幕,神色大變,她手中的殺招還沒有完全醞釀好,根本來不及抵擋。

    “咱們擋住那畜生,得為雨師姐爭取一點時間。”

    另外四人見到白鶴攻擊白衣女子,神色暴怒,全都沖上去,想要阻止前者。

    四人中,兩人是筑基八重,兩人是筑基七重,如果要拼死攻擊,還是會給白鶴造成一些傷害的。

    四道顏色各異的凌厲劍光,驀的劃破夜空,朝旋轉的白鶴劈去。

    叮、叮、當、當。

    四道清脆的聲音接連響起,劍光雖沒有對白鶴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但還是逼停了它高速旋轉的身體。

    “唳。”

    一道憤怒的鶴鳴響徹夜空,白鶴一雙鳥目中驀地爆發出恐怖的殺意。

    白光一閃,白鶴身影瞬間消失,下一刻出現時已經來到一名筑基七重的劍宗弟子跟前。

    鋒利的雙爪如同鐵鉤,電光火時間,那名劍宗弟子的腦袋便已被抓爆。

    其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就死于非命,鮮紅的血與白色腦漿還有碎骨渣子飛散在夜空下,看上去觸目驚心。

    “不,任師弟。”

    見此一幕,另外三人恨欲狂,聲音沙啞的嘶吼,但這又有什么要,前者早已死透。

    白影再次一閃,想要攻擊另外一名筑基七重之人,白鶴也很聰明,知道不解決四人,就動不了白衣女子。

    滴答!

    但就在這時,水滴聲突兀的響起,隨即只見數百滴綠色的水滴如同恐怖的劍芒般,驀地朝白鶴激射而去。

    其速度之快,就是以白鶴的速度都躲避不了,只是一瞬間,白鶴的身子之上便多出了無數道血窟窿。

    噗嗤、噗嗤、噗嗤......

    片刻后,數百滴蘊含著恐怖劍氣的雨滴,全部射在了白鶴身上。

    “唳、”

    哀鳴聲響起,白鶴墜落在了綠草陰陽的濕地中,渾身潔白的羽毛早已被鮮血染紅,身子不斷地掙扎想要站起,但卻怎么也站不起來。

    緊接著還剩下的三人中的一人走上前去,一劍砍了白鶴的腦袋。

    “雨師姐,你沒事吧?”

    三人中的那名女子連忙跑上去扶起白衣女子,神色擔心的問道,另外兩名男子也都走了過來,面上滿是擔心與自責。

    在他們看來要不是他們沒用,白衣女子也不至于強行使用殺招。

    原來就在先前,正是白衣女子使用出了自己的殺手锏,一擊重創了白鶴。

    但也因為如此,白衣女子受了極為嚴重的創傷,因為他使用的乃是劍宗之內一本殘缺的戰技。

    此戰技沒有詳細的等級,但就是殘缺的也要比地階下品戰技厲害,但也因為是殘缺的緣故。

    使用后會對使用者造成嚴重的創傷,乃是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所以這也是白衣女子先前一直沒有使用的原因。

    此刻白衣女子渾身經脈損壞了大半,氣息微弱,面色蒼白如紙,明顯是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68章 劍宗是作者萬凰銘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68章 劍宗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萬古第一邪帝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萬凰銘寫的《萬古第一邪帝》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68章 劍宗是作者萬凰銘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68章 劍宗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萬古第一邪帝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萬凰銘寫的《萬古第一邪帝》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萬古第一邪帝最新章節- 萬古第一邪帝全文閱讀- 萬古第一邪帝txt下載- 萬古第一邪帝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68章 劍宗】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萬古第一邪帝】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萬古第一邪帝》書迷評論

  • 猛鬼老公,求放過!最新章節

        朱迷樂清清白白二十年,到頭來竟然莫名其妙被一只男鬼給壓了身。這還不算,男鬼得了便宜還賣乖,反過來還要她對他負責,這特么嬸可忍叔都不可忍了。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界深諳馬克思無鬼神論主義的新世紀女性,還能怕他一個三魂七魄都不全的鬼?可是自從生活中多了這個男鬼以后,見到了活九百年的黑蛇、非要以身相許的狐貍精、還有死活非要她命的五百年老鬼、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差點嚇破朱迷樂的膽……他甚至還在深夜凌晨三點在她耳邊耳邊輕輕吐氣勾引她,“樂樂,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就保你平安。”“好,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 嬌妻太猛最新章節

        18歲那年,擔心他成為同性戀,她好心幫忙,卻傻傻的被他吃干抹凈。他拍拍屁股出國了,而她卻有了小寶寶,成了苦逼的單親媽媽。三年后,他回來了想兩人重新開始,她卻要和別人結婚了。他不甘心,開始了漫長的追妻路,打跑情敵,趕走小三,她不為所動。他破產了,身無分文,抑郁不振,沒臉見她。她卻來了,彪悍的幫他奪回他應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心!

  • 嗜血醫妃:邪王盛寵小野妃最新章節

        "上一世,她是醫毒雙絕的當世奇才;這一世卻成了被庶妹搶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rn剛一穿越過來,就帶著渾身惡臭,被妹妹們奚落不止,還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欄桿上,摔死了。rn現在,她既然來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她面前逞威風。rn欺辱她?滅之!陷害她?殺之!暗殺她?誅之!rn“王爺,你是又中春藥了,還是被狐貍上身所以中了魅邪?”rn“王妃,你說的太對了,不知王妃對本王的玉顏玉膚可還滿意。或者說,王妃打算親自用身體來檢驗一番?”rn撲倒……rn"rn

  • 望月封劍錄(江湖人系列)最新章節

        這是個人創作的第一個作品---
        從17歲跟構思到現在[2002]
        記得當初只是跟同學瞎起哄,把同學給寫進去
        寫到後面卻脫離這個主旨
        而越寫越離題,越離題就越變成我的作品
        離題反而變主旨了
        而當初起哄的劇情重點卻現在還沒寫到
        ↑上面那一句要改了,因為....3年了我終於寫完了

  • 游戲之狩魔獵人最新章節

        我不渴求富有和名望,地位與權利  我想要一匹漆黑如夜快如疾風的駿馬  我想要一把亮如月光的利劍.  我要在夜晚騎著我的黑馬  我要用手中的利劍斬盡邪惡.  這便是我心中所求!  ——————————————————  朋友,傳個火么?  守夜人那邊都守不住了,色虐的大軍都過境了,艾辛格也已經崛起了,這火我真傳不了!

  • 狂情癡愛:名門有毒最新章節

        他是名門貴公子,也是商業奇才。她是財政局局長的掌上明珠。她癡戀他多年,車禍將他的女友撞毀容。她被他毫不猶豫投進監獄三年。她失去了親人,甚至一切。出獄后的她遠走他鄉,卻逃不開命運的捉弄。她成了他的“未婚妻”,成為他三歲孩子的媽。n當事情的真相漸漸浮出水面,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蠢,他明白的總是太遲。nn

  • 奶爸的田園生活最新章節

        在爾虞我詐的大城市奮斗多年的程赫,帶著萌娃回到他的家鄉小山村,從此開啟了一段奮斗在深山的傳奇……

  • 血脈劍尊最新章節

        寰宇至尊逆天路,吾以道劍破蒼穹!在天驕輩出,強者林立的星空下,身為棄子的肖逸,毅然踏上了追求武道巔峰的征途……眾生皆問:什么是道?肖逸答之:我手中的劍,便是我心中的道!

  • 人道鬼途最新章節

        我在大學因為和別人打架輟學在家啊,爺爺讓我去找發小劉耀東混口飯吃,我跟著劉耀東工作,卻漸漸發現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這個世界有恐怖的鬼神、有至死不渝的愛情、也有勾心斗角比鬼還厲害的人·····

  • 奸女當道:迷倒九千歲最新章節

        她是穿越過來的一級神偷。他是英俊瀟灑,長相邪魅,手段陰狠毒辣,當朝最危險的人物——九千歲。她因有“魔幻手機”在手,虐渣男,斗渣女,偷盡天下之物,無所不利。然而,某一日,有著神偷之稱的蕭靈兒,竟好死不死的偷了九千歲一物……“偷了本座之物,就想走?”他抓她,往那床榻一丟。次日。她扶腰下榻,將偷來之物還給他。誰知,他似笑非笑道:“偷了豈有還之理,本座讓你繼續……偷心!她終于忍無可忍,朝他吼了一聲:“南宮墨,你大爺的,老娘不偷了,成不!”

  • 江湖,拐個彎兒最新章節

        江湖中神秘莫測的“高貴妃”竟然是這個吃貨?面對眾人的猜疑,24歲“高齡”的高貴妃淡定地解了棘手的石頭蠱,輕松地破解了逍遙樓的連環殺人案,鎮定自若地去刑部伸張正義,哦,她還忙里偷閑地旁聽了陳年血案的實況播報,積極熱情地為大齡剩女的婚姻建設添磚添瓦。只是,等到他人的風景都看透,高貴妃的折子戲也開始一幕幕連貫起來……

  • 奶爸的文娛生涯最新章節

        在馬路邊睡了覺,醒來后李琳瑯發現自己身邊多了個可愛女兒。    天了嚕!單身未婚喜當爹。    從此之后,李琳瑯決定做一個稱職稱責的奶爸,在外人眼中,李琳瑯是男神,是作家,是影帝。    在他的寶貝女兒妍妍的心中,他是那個最厲害的老爸。他會畫畫,會游泳。    沒帶過孩子?那就先從哄娃開始吧!

  • 熱血兵王最新章節

        自戀加不要臉,這是他的親朋好友對他的評價!冷酷殘忍,這是他的倒霉敵人對他的評價!且看回歸都市的黑暗王者又是如何在都市掀起腥風血雨的……

  • 逍遙透視醫仙最新章節

        “小凡,你怎么流鼻血了?要不晚上免費廣場按摩還是我去吧。”“身為醫生,一切為了病人,爺爺,我還可以堅持!”“我信你個鬼!你個臭小子壞得很!......帶上我!”大四學生葉凡,機緣巧合下開啟傳承,從此治病救人,懸壺濟世。

  • 重生十六歲最新章節

        含恨而終,不曾想,老天垂憐使她重回十六歲,前世懦弱卑微人畜可欺,今世高調霸道無人不懼。上一輩子欠她分毫的這一輩子她都要加倍討回。虐渣打臉絕不手軟。機關算進卻還是百密一疏:原以為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心,卻獨在與他的交易中不小心丟了自己的心,眼前這個男人絕對是個禍害。

  • 煉氣十萬年最新章節

        十萬年前,他是天嵐宗開山弟子,他師傅飛升了,他在煉氣。
        九萬年前,他的師侄飛升,他在煉氣。
        五萬年前,天嵐宗看門的老狗也飛升了,他還在煉氣。
        三萬年前,山下的那顆老樹也成了妖,渡劫未成,身死道消,他依然在煉氣。
        一萬年前,天嵐宗第九千八百七十二代弟子張無極也飛升了,徐陽默默的煉氣。
        他閉關一萬年,最終,他突破了煉氣期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層!
        一萬年后,他破關而出!

  • 絕代神君最新章節

        洪荒大陸,有仙皇立天庭,有遠古六大先天圣人宗門傳道統,有東西南北蠻夷諸強林立,中土神州黑暗動亂億萬載,執此之時,一代天驕大禹仙帝橫空出世,斬妖皇,馭魔龍,萬族臣服,六界一統!然,大禹仙帝忽然暴斃,世間萬千雕像盡皆被毀,于世間一切記憶不存,遂逐漸淪為傳說禁忌;從此人族逐漸淪為萬族之奴!

    本章內容提要:
    ...    夜空下的濕地,昏暗無比。     黎逍遙目力驚人,他能隱約看到數里外的靈力光暈。     “終于遇到其他人了,只是不知道是哪個宗門的家伙?”     黎逍遙嘴角微翹,快速的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只是片刻功夫,他就來到了聲音所在地的不遠處,只見前方一群人正與一只強大的靈妖戰斗。     黎逍遙先是躲在了不遠處,沒有第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欧冠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