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中,一道青光一閃而過,噗通一聲,什么東西落水的聲音響起。

    青光雖只是一瞬,但黎逍遙目力驚人,依舊看的清晰。

    那似乎是一只青蛙,足有臉盆那大,因為渾身青色,隱于青蓮的葉片中,起先時他并未注意到。

    “呱。”

    一道嘹亮的瓜鳴聲響起,緊接著湖水中那只青蛙再次躥起,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噗通一聲落入水里,濺起無數的水花。

    緊接著快速的朝黎逍遙追來,有了先前的緩沖,黎逍遙這一次看的更加清晰了。

    臉盆大的青蛙,皮膚上泛著道道細小的黑色紋路,閃爍著幽冷之芒,看上去詭異無比。

    看清楚其長相后,黎逍遙瞬間認了出來,“居然是天毒蛙。”

    心中有些駭然,身形游動的也就更加快了,好在天毒蛙與其他蛙類一樣,速度并不快。

    很快的兩者就拉開了距離,天毒蛙似是知道追擊不上,便放棄了追擊,轉頭快速的游回到了天青魂蓮處。

    見此一幕,黎逍遙方才松了一口氣,倒也不怪他膽小,正是因為他了解天毒蛙的恐怖,才心中發怵。

    天毒蛙,一種變異性靈妖,一般都是伴隨著蘊含神魂屬性的天材地寶出現。

    蛙如其名,它是一種蘊含劇毒屬性的靈妖,但是天毒蛙擁有的可不是普通毒素。

    它所擁有的是一種可以腐蝕神魂的劇毒,一般情況下,武者必須到了凝魂境,才能神魂出竅。

    而在這之前,神魂都是隱藏域身體內的,但這不代表沒有,一旦被這種可以腐蝕神魂的毒藥所傷,那一般情況下十死無生。

    就是擁有通天之能的武者,也最是害怕可以攻擊神魂的招式。

    黎逍遙雖是大能重生,但他此刻只是一名后天境的低階武者,遇到天毒蛙這種靈妖,當然還是會怕的了。

    “那小子在干嘛,怎么被一只青蛙給嚇成那樣?”

    岸上的幾人自然也看到了那只青蛙,但卻沒從前者身上察覺到什么強大的氣息,似乎也只是一只二階靈妖而已。

    黎逍遙很快的就回到了岸上,還未等他上岸,李大錘就嚷嚷了起來:“小子,不是叫你采藥嗎,你跑上來干嘛?”

    黎逍遙神色有些不好看,道:“你沒看到有靈妖嗎?”

    “就那只小青蛙,把你嚇成這樣?”李大錘神色不滿,語氣滿是嘲笑。

    “有本事你去啊,反正我不敢了。”黎逍遙已經決定放棄眼前的天青魂蓮,此刻的他要是不小心中了天毒蛙的毒,絕對是有死無生。

    只是一株五階靈藥而已,他可不會冒生命危險。

    “喲呵,小子,居然敢這么跟我說話。”李大錘臉色當即就變得難看起來。

    手中鐵錘在地上一砸,發出一聲轟鳴,擼起袖子就要教訓黎逍遙。

    “好了,李師兄,那確實是只二階靈妖,眼前的這位師弟害怕也屬正常,咱們還是先想辦法采靈藥吧。”

    見到李大錘就要動手,羅啟文手中折扇一收,開口說道。

    “哼,看在羅師弟的面子上,老子就先放你一馬,小子你記住了,以后沒實力說話就客氣點。”李大錘冷哼一聲,又對黎逍遙惡哼哼的說了幾句。

    “幾位,要不咱們誰先出手,把那只靈妖解決了再說。”岳山看向幾人提議道。

    “可以,可以,可以......”

    其余幾人皆都點了點頭,此刻也只能如此了。

    “那就我去,宰了那只死青蛙,再讓這小子去采藥。”見到眾人都同意,李大錘搶先開口道。

    說完他就扛著鐵錘,朝湖中心走去,嘴中罵罵咧咧,“一只死青蛙而已,居然被嚇成那樣,真是個孬種。”

    雖沒點名說姓,但黎逍遙依舊知道對方說的是他,也未開口,只是在心中冷笑:“傻逼,找死。”

    其余幾人雖沒說什么,但他們的眼神也都或多或少帶著鄙夷,除了羅啟文沒有。

    只見他此刻一臉思索之色,似乎在想什么東西一般。

    另一邊,李大錘扛著鐵錘,已經來到了天青魂蓮的不遠處。

    他并未出手攻擊,害怕不小心毀壞了眼前珍貴的靈藥,身體慢慢的接近,準備把天毒蛙引誘出來。

    果然如先前一般,在李大錘距離天青魂蓮只有一米之時,天毒蛙突兀的跳將出來,朝著李大錘攻擊而來。

    當然,因為李大錘事先就有準備,并未被攻擊到,身體開始后退,準備把天毒蛙引開一些,再出手。

    “呱 呱 呱。”

    天毒蛙似乎是被兩人接連的打擾給惹怒了,憤怒的叫了幾聲,快速的朝著李大錘追擊而去。

    見此一幕,李大錘心下大喜,等到退開到了一定距離時,他揮舞手中大錘猛地朝天毒蛙砸去。

    嘴中大吼:“去死,畜生。”

    但天毒蛙在水中的速度非常靈活,一咕嚕跳了起來,躲過鐵錘的攻擊,在空中飛躍了七八米的距離。

    再次“噗通”一聲鉆進水里,快速的游動起來,只是瞬間就到了李大錘的身后。

    “呱。”

    一聲嘹亮的呱鳴,身體猛地躍起,瞬間跳到了四五米高的空中。

    只見其嘴巴臌脹的老大,猛地噴出一團青綠色的毒液,毒液速度其快。

    李大錘剛剛轉過身來,就見到了毒液的襲來,根本來不及閃躲,連忙拿起手中鐵錘,以作抵擋。

    “嗤 嗤 嗤。”

    東西被腐蝕的東西響起,青綠色的毒液噴濺到鐵錘上面后,鐵錘竟快速的被腐蝕,不一會就成了一個廢錘。

    “啊。”

    隨即而來的是一聲劇烈的慘叫,因為鐵錘并未阻擋住全部的毒液,還是有一少部分噴濺到了李大錘的身上與臉上。

    他的衣服與臉上皮膚開始快速的腐爛,李大錘只覺得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傳來,不斷的發出凄慘的痛叫。

    “我想起來了。”

    岸邊,一臉沉思的羅啟文突兀的大叫一聲,但緊接著就發現了湖中心的一幕,頓時心就涼了半截。

    此時的另外幾人皆都不敢置信的看著湖中心的一幕,他們沒想到那只青蛙居然是一只毒蛙。

    而且還是劇毒無比的那種,只看李大錘此刻的慘樣,就能知道那毒液的恐怖。

    聽到羅啟文的話語,岳山率先反應過來,問道:“羅師弟,你知道什么了?”

    其余幾人也同時看向他,羅啟文便把自己知道的東西一一告訴了眾人。

    原來他無意中在宗門的一本典籍上,看到過關于眼前這種靈妖的記載。

    先前他第一眼看到天毒蛙時,就覺得有點眼熟,只是半天沒想起來。

    如果他一開始就認出來,就不會讓李大錘去冒險了。

    聽了羅啟文的解釋,岳山三人總算知道了怎么回事。

    “這么說天毒蛙的毒,最致命的不是肉體傷害,而是神魂傷害?”陳琳一臉駭然的問道。

    “對。”羅啟文點了點頭,道:“李師兄已經中了天毒蛙的毒,百分百活不成了。”

    而卻是此刻的湖中心,李大錘已經停止慘叫,因為他已經死了。

    見此一幕,陳琳三人皆都一臉難看,他們不是痛心李大錘的死亡,而是再想,接下來應該怎么奪取靈藥。

    突兀的,文波一臉陰冷的看向黎逍遙,神色陰寒道:“小子,你是不是一開始就認識那只靈妖?”

    黎逍遙眉頭皺起,淡淡道:“我不認識。”

    反正他已經決定放棄天青魂蓮,也就沒必要對幾人客氣了。

    “哼,當真不認識?”文波顯然是不相信,語氣加重了幾分,再次問道。

    “話說老子認不認識管你鳥事啊。”黎逍遙非常不爽對方的語氣,當即罵道。

    囂張的話語一出,瞬間把幾人驚呆了,他們不明白先前還一副懦弱的小子,怎的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你......找死。”文波也被嗆到了,但很快的反應過來,怒罵一聲。

    身影閃爍間,揮拳就朝黎逍遙的腦袋砸了過來。

    拳頭之上覆蓋著水綠色的靈力光芒,威勢恐怖,他竟是直接動了殺念。

    其余幾人見此一幕,也沒阻止,羅啟文雖心地善良,但知道此刻出手與無濟于事,便所幸沒有開口。

    “呵呵。”

    黎逍遙冷笑一聲,嘴角帶起一絲不屑,抬拳格擋。

    “啊。”

    兩只霸道狂暴的拳頭頃刻間碰到了一起,隨之一道慘叫聲響起,但出乎意料的,慘叫的不是黎逍遙而是文波。

    當然了,黎逍遙比起當初實力又有突破,文波區區筑基一重的實力,對他來說根本不夠看。

    文波手臂痙攣,只覺得拳骨傳來一股鉆心的疼痛,讓他面色扭曲,尖聲厲喝:“小子,你到底是誰?”

    他此話一出,其余三人全都面色一變,下意識的就把黎逍遙圍了起來。

    幾人也不笨,能夠一擊打傷文波,絕不是什么無名之輩,但他們卻從沒見過眼前的少年。

    再注意到少年臟兮兮的臉龐,答案已然呼之欲出,眼前的家伙肯定有問題。

    嘩啦......

    黎逍遙捧起湖水,洗干凈臉上的污垢,頓時露出原來清秀稚嫩的面龐,再扯掉身上的靈獸宗服飾,露出一身紫衣,哂笑著道:“你們猜。”

    見到眼前陌生的面孔,幾人一時間面面相覷,似乎還真沒見過。

    “小子,你到底是誰,快快從實招來?”文波面含怒意,大聲喝問。

    見到眼前的幾人居然還不認識自己,黎逍遙真的有些無語了,心想難道這些家伙就真沒聽過自己的大名?

    他哪里知道,從始至終,靈獸宗的天才弟子就知道逍遙門的張天縱與夏仙仙,至于他根本無人關注。

    而因為知道張天縱沒有進來,夏仙仙是女的,所以幾人一時間根本沒有朝逍遙門的方向去想。

    “哎。”

    嘆了一口氣,黎逍遙有些無奈,道:“我攤牌了,不裝了,你們聽好了,本大爺就是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逍遙門少門主,下一任逍遙門的門主黎逍遙是也。”

    聽到如此自戀又騷包的話語,羅啟文幾人一時間有些懵逼,腦袋上就差沒冒出幾個大大的問號了。

    “所以,你丫的到底是誰?”

    但有一點幾人確定了,眼前的小子是逍遙門的人。

    很快的幾人也就反應了過來,文波一臉不可置信道:“你是逍遙門的那個廢物小子?”

    黎逍遙臉色一黑,不爽道:“你他媽才是廢物,小爺可是天資絕世,亙古罕見的絕世天才。”

    自己居然被眼前這么一個自戀無比,臉皮及厚的家伙給打傷了,文波只覺得鼻子都要氣歪了。

    腦中頓時怒氣上涌,氣的額頭青筋鼓起,大聲咒罵:“啊,小雜種,你給我去死。”

    說話間就朝黎逍遙沖了過去,一記鞭腿朝前者腦袋橫抽而去。

    勁風呼嘯,其腳如同一條鋼鞭,以橫掃千軍之勢瞬息即至,文波誓要報先前之仇。

    到得此刻,他依然覺得先前是自己大意了,這一擊絲毫未再留手,誓要一擊斃命。

    “呵呵,不自量力。”

    黎逍遙嘴角冷笑,隨意揮手格擋,只聽“砰”的一聲悶響,腿與手瞬間碰撞。

    狂猛的勁風肆虐,但黎逍遙身形絲毫未有動搖,不給文波抽腳的機會,反手一把扣住其腳腕。

    單臂猛地發力,文波整個人瞬間就被他給掄了起來,原地轉了幾圈,如同丟鉛球般,猛地擲出。

    “呼呼。”

    一道破空聲響起,文波就這樣被扔了出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文波剛好被扔在了天青魂蓮的不遠處,“噗通”一聲水花聲響起,因為力道恐怖,文波直接被砸進了湖水里面。

    但他畢竟是筑基強者,只是在湖里略微掙扎,便就爬了上來,見到不遠處的天毒蛙正神色不善的看著他。

    “媽呀。”

    嘴中慘叫一聲,一張臉被嚇得慘白,腳下撒丫子狂奔,只是片刻又重新回到了岸上。

    只是此刻的文波,渾身濕漉漉的,面色煞白入紙,模樣好不狼狽。

    “我好心助你采藥,你又跑上來干嘛?”黎逍遙一臉鄙夷的看向他。

    “你......”

    文波冷色陰冷之極,但也只是說了個你字,便沒了下文。

    實在是他有些不敢了,經過兩次交手,他已經明白,自己似乎不是眼前少年的對手。

    且此刻自己的腳裸和手骨,都還疼痛難忍,從先前的交手中,他便知道對方力量大的驚人。

    雖然不愿相信也不愿承認對方比自己強,但事實擺在眼前,如果再像剛剛那般被扔到天毒蛙的附近,自己可能慢一點就給掛了。

    雖然被一個逍遙門的后天小子給嚇住了,極為沒有面子,但比起性命,面子什么的也就無所謂了。

    見到他如此,其余幾人也是知道了黎逍遙不好對付,在他們中實力排名第二的文波,居然被對方三兩下就給打的沒脾氣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35章 天毒蛙是作者萬凰銘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35章 天毒蛙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萬古第一邪帝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萬凰銘寫的《萬古第一邪帝》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35章 天毒蛙是作者萬凰銘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萬古第一邪帝》之 35章 天毒蛙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萬古第一邪帝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萬凰銘寫的《萬古第一邪帝》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萬古第一邪帝最新章節- 萬古第一邪帝全文閱讀- 萬古第一邪帝txt下載- 萬古第一邪帝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35章 天毒蛙】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萬古第一邪帝】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萬古第一邪帝》書迷評論

  • 女董事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

        鄉野村夫入世,機緣巧合成美女董事長的保鏢……
        面對高冷美艷的女董事長,村夫的內心像走在鋼絲上一樣。
        俗話說,美女門前過,不睡是罪過。更何況是財色兼備的女董事長呢……

  • 中宮最新章節

        “你是秋振宇送給朕的禮物,用來代替他的項上人頭。你父親有沒有告訴你,要順從于朕?”項曄手中的玉骨扇輕輕一挑,脫下了皇后的鳳袍。“祖母說,秋家的女兒,不需要順從。”珉兒仰視著這個浴血而來的王者,眼中沒有半分卑怯。大婚之夜,皇帝擁著其他女人而眠。然而冷落、羞辱、欺壓,皇帝的所有厭惡,都影響不了這個女人。直到那一天,項曄看見珉兒對另一個男人,露出笑容。

  • 癡傻廢柴三小姐:醫手遮天最新章節

        她是聞名華夏的國手鬼醫,囂張狠辣,嗜金如命  穿越第一天,遇到神秘尊貴看著就很有錢的他  于是打昏了他,搶劫了他,剝光了他,捆綁了他,跑了  他是暗夜之皇,金面鬼王,從來只有他整人的份,哪有他人敢惹他  直到他遇到了她  女人,招惹了本王還想跑?做夢!  兜兜轉轉再相遇  她頂著個傻子丑女的名號,虐虐渣男,斗斗重生白蓮花,小日子過的不亦樂乎還舔著臉說,“診金萬兩,拿來!”  女人,錢沒有,人有一個,敢要嗎?她咬了咬牙,值錢不?值錢就要!

  • 刺痛了玫瑰最新章節

        我的如花般的季節。
        喜歡的請投票給我,謝謝
        :P

  • 以婚之名,寵你一生最新章節

        白皎皎慘遭相親對象下藥欺負,被司慎救下后,被他吃得連渣都不剩。BOSS大人?嚇得她只想逃。在司慎的設計下,她被迫跟他領證,婚前約法三章婚后分房睡。結果領證回來第一天,他將協議書扔進碎紙機,偷偷上了她的床。

  • 特種狂兵在都市最新章節

        特戰隊長代號至尊,歸隱都市,化身律師,別人用嘴,他用鐵拳,本想混吃等死,奈何瑣事纏身,踩惡少,殺仇敵,拳傾絕色,血入柔情。

  • 三國之龍圖天下最新章節

        漢室落日,黃巾亂世!關東諸侯,京華董氏!諸侯爭鋒,神州烽火!武將紛起,謀士揚名!三國亂世,誰可為皇!北魏東吳,牧明為尊!大好天下,舍我其誰!——牧氏龍圖。

  • 被遺棄的黑武士最新章節

        幾百萬年前,阿努納奇人成為地球的主宰,現在這些蜥蜴人通過人類傀儡,操控世間的一切。上古邪神克蘇魯試圖從蜥蜴人手中奪取地球的控制權,它在暗中窺探著,等待著發動戰爭的最好時機。災難在即,視己為地球主人的人類卻毫無察覺,依然生活在謊言中,直到有一天唐的出現,原本只是在地下世界討生活的小人物因緣際會被卷入這場戰爭,最終竟成了天平上最重要的那顆砝碼。往左是天堂,或者地獄往右是地獄,或者天堂當最終的決戰降臨,唐有權裁定所有人的命運時,沒有人敢肯定他會按下哪個按鈕。

  • 天地圣龍決最新章節

        少年葉無雙,為覺醒圣龍武靈,受盡白眼,一朝覺醒,龍騰九天,蒼穹寂滅。男兒當如龍,騰九天,臨天下,戰蒼穹。書友群:598501735。

  • 娘子在上:鬼面將軍最寵妻最新章節

        蔣素年最愛美人,上輩子因為美人要死要活地嫁進了個虎狼窩,沒出三年,死了。重活的蔣素年發誓,這輩子絕不會再以貌取人,哪怕是那個最丑的鬼面將軍,她也會好好相待,以報他前世的救命之恩。沒想到,報恩報恩,把自己的這一輩子都報了進去。算了,救命之恩,本該以身相許,哪怕他長得丑陋不堪。不過,這個面若桃李的男人到底是誰!是誰!又名《將軍他貌美如花》,1V1甜甜甜,寵寵寵,蘇蘇蘇,歡迎食用。

  • 卿本佳人分桃可好最新章節

        洪皖卿闊別三載,一朝回故土,便得知心尖上的他即將成婚,而自己卻只能望而遠之……慕凰女國,百年一遇的男帝楚蘞淇,尋他洪皖卿三載不見其蹤影,思他成疾,出成親立后此等下策引他現身,不知可否再見佳人一面?三月之后,“楚蘞淇,好你個畜生!你誆我進花轎!”十六人抬鳳輦里被五花大綁的洪皖卿破口大罵。“卿兒別鬧,為夫盼今宵已經二十余年,你就從了吧!”從此,二人倚梅弄竹,琴瑟和鳴,夫夫同心一起帶娃……

  • 諸天神帝最新章節

        落魄天才,叩響龍門,重拾天才榮耀,成就王者之姿。別和老子說自己是天驕,去年有人跟我說,墳頭草現在半丈高了;這是誰家的妖媚姑娘,沒事別老朝我眨眼,我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大家都不要攔我,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天文學博士方云總覺哪里不對,我只想好好的探尋宇宙真理,你這姑娘穿這么少,還讓不讓人好好搞學術了!

  • 天門至尊最新章節

        穆子陽穿越到大清朝,卻遭遇強行搶親;認了個道長為師,教他的卻是害人的陰修之法;剛找到一起穿越的女友李蓉兒,卻又被追殺而失散;初入道學院,又遭人陷害差點喪命;去神秘的陰陽池修煉,也是驚險重重……意外進入異域空間,修煉突飛猛進,光大天門派,被尊為天門至尊!

  • 日常系大俠最新章節

        你完成了一千米長跑。恭喜你完成每日任務,獲得十天功力的后天內力。......你完成了好人好事三件。恭喜你完成每周任務,獲得三月功力的后天內力。......關瑯獲得了內功系統,只需要完成日常任務,就可以不斷在體內衍生出內力。后天,先天,超凡!這是日常系大俠的奇異生活。【日常輕松向】

  • 重陽門最新章節

        從尸山血海中走岀來的必是強者,
        最后一個活著的才是至尊。

  • 每人覺醒一個超能力最新章節

        這個世界,每個人在年滿十八歲的時候都能夠覺醒一個超能力。  超能力爛大街的世界。  “覺醒了噴火超能力?得嘞!您去馬戲團表演還是去餐館燒火?”  “覺醒了飛行超能力!去送外賣吧!什么?恐高!得了,你這成了無用超能力,回家歇著吧您!”  “覺醒了祛除雀斑的超能力!各大美容院需要你!年薪百萬!不不不不,千萬!趕緊到我們美容院來吧!”  ……  當管弦覺醒了自己的超能力之后,他驚呆了!!!

  • 異世大劫最新章節

        一個階下囚,踏入陌生世界......

  • 王旗最新章節

        王旗之下,數十萬王軍赴敵陣。恰逢亂世,數不清英雄拔刀戰。自詡正義,鋪天狼煙身邊劃過。血染王旗,任誰識得背影落魄。當責任的壓力讓你喘不過氣,你是選擇俯首稱臣委曲求全,還是選擇攥緊手中利刃?或許沒有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事后還能夠給自己一個沒有選擇的借口。

    本章內容提要:
    ...    目光中,一道青光一閃而過,噗通一聲,什么東西落水的聲音響起。     青光雖只是一瞬,但黎逍遙目力驚人,依舊看的清晰。     那似乎是一只青蛙,足有臉盆那大,因為渾身青色,隱于青蓮的葉片中,起先時他并未注意到。     “呱。”     一道嘹亮的瓜鳴聲響起,緊接著湖水中那只青蛙再次躥起,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噗通一聲落入......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欧冠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