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兄妹二人促膝長談。從兒時掏鳥窩,談到吳家覆滅,談到那些難熬的歲月。談到如今的成長。兄妹二人,一下子親近了許多,再無卡在彼此之間的猜測與不安。

    吳月容雖然啟蒙不久家里就出事了。但是自小家里的家教也是極好,只是后來被帶歪了。而今她回憶著幼時父母親的教導,兄長姐姐的疼愛,聽著兄長講著家族的故事,父親的風骨。她著實覺得羞愧。

    “哥哥,我能再見公主一面嗎?”

    “……”

    “哥哥放心,我既然答應跟哥哥離開盛京,就已然想清楚了。如今要離開,我只想跟公主道歉。還想……麻煩公主幫我帶個信。”

    “妹妹你還是……”

    “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希望跟辰王殿下也道個歉,希望他忘了這些事情。哥哥若是擔心,待我寫好信,先給你看一眼。至于,公主答不答應,也沒關系。月容想從這件事開始學著重做吳家的女兒。”

    “好,哥哥先去問過公主你再來。”

    “吱呀——”吳月容推門而入。步履輕盈,神色自然,大大方方地向沉魚行了個隆重的跪禮。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沉魚突然有些佩服吳悠然,商人的嘴果然很厲害。難怪可以做到這般家業。

    “月容見過公主殿下。”

    “免禮,坐吧。”

    “公主,”吳月容依舊保持著跪姿,“月容此番少來,一是要感謝公主當日的救命及收留之恩。二是就月容在公主府做出的種種愚蠢的行為,向公主道歉。若是公主難以接受,月容甘愿受罰。”

    沉魚在她的眼里,沒有看到任何的算計和不甘。

    “才一夜過去,你就變了一個人。”

    “之前的月容,是教司坊的容姑娘。如今的月容,是吳家小姐。”

    “好。這才是吳家人該有的樣子。你若是真心悔改,就這樣保持下去。你哥哥,這些年很不容易的。看到你這樣,他應該就會很開心。”

    “哥哥以前……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你說呢?一個貴公子,掉入泥潭。年紀尚輕,喬裝打扮,四處躲避追殺。本宮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倒在泥里,污水血水布滿全身,好不狼狽,與現在判若兩人。這樣的吳悠然,走到今天,受過多少譏諷和磨難,不言而喻。有些話我想他是不會告訴你的,我也就不多說了。你心里有數,能體諒你哥哥就好。”

    吳月容低下了頭,同是歷經磨難,自己怨天尤人。而哥哥的處境比自己艱難百倍,卻能逆流而上。相比之下,自己真的不配做吳家女。

    “公主,四月姑娘的事兒,對不起。我們倆人的錯,惡果都是她擔了。哥哥說,公主與四月姑娘的情同姐妹,公主必定苦不堪言。此番,月容真心前來贖罪,公主要打要罰,月容都無怨無悔。”

    “四月的事,已經無法挽回。你起來吧,誠如你所說的,那件事是容姑娘所為,而非吳小姐所為。本宮不為難吳家人。”

    “多謝公主。”

    “你的禮儀其實學的很好。”

    “兒時便有嬤嬤教導,重新學過并不難。只是之前,以為哥哥是嫌棄我,覺得我給他丟臉了。我心里難過,即便學會了,也非要慪氣。想想真的是太蠢了。”

    “你哥哥很在乎你,這點毋庸置疑。否則,當日望江樓里,本宮是不會出手的。”

    “月容明白。這次月容給哥哥丟這么大的臉,他卻冒雨趕路,絲毫不責怪我。我才終于幡然醒悟。這么多年了,月容終于又回到家人身邊,又有一個人真心疼我。”

    “你能這樣想就好。這人哪,一生都是要吃很多苦的。沒有誰能例外。你前面的苦頭吃的多了,壞運氣用完了,以后的人生就都平安順遂了。”

    “公主也吃過苦頭嗎?人人都說公主運道極好。”

    “呵,”沉魚笑道,“本宮吃過的苦一點都不比你們少。本宮出身比誰都高貴,也有疼愛自己的家人。一朝被奸人,重傷,毀容,醫治。而后拜師學藝,七歲生日那天被扔在停尸房過夜,八歲那年夏天第一次殺人,九歲那年被扔進狼群中……長大以后,就開始經歷各種暗殺。曾贏的漂亮,也曾輸得狼狽……像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

    吳月容已經不自覺地張大嘴巴,瞪大雙眼了。跟公主一比,她的那些事簡直不值得一提。她只是受管事的一些小小的苛責和虐待。偶爾遇見幾個無禮之徒,但是有管事護著,最終也都能完好無缺。

    教司坊的女子都是一些犯事官員的妻女。雖然明確規定教司坊的女子只獻藝,不賣身。但是大部分的人都無法保持自己的清白。有時候,這些家族原本的政敵,會花大價錢,來羞辱仇家的妻女。而有的,只是一些二世祖,單存聽說哪個姑娘漂亮,便常來常往。只要給管事足夠多的錢,就會被偷偷帶走。而吳月容能完好無缺,她自己也清楚。必定是有人護著她。直到今日她才知道,原來是皇家。可即便這樣,她都無數次地想自盡。

    她原本覺得那些個客人的羞辱,管事的打罵,失去的自由,已經是人生不可承受之痛了。如今才發現,跟眼前金尊玉貴的公主比起來,也算不得慘痛了。

    正想著,突然吳月容發現了什么,驚地說道:“公主您方才說您的出身比誰都尊貴,難道您是,是真的長公主?”

    沉魚端起桌上的茶,平靜地喝了一口又放下。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吳月容卻是看明白了。原來她就是當年的長公主,和王爺有婚約的公主。

    “月容多謝公主開解,月容定不負公主和哥哥所望,公主和哥哥能重新站起來,月容也可以。”

    “行了,這回總算是真的幫上你哥哥了。回頭本宮得再敲詐他一筆銀子。”

    “噗呲。”二人笑了出來,這,算是冰釋前嫌嗎?不,沉魚只不過是想讓吳月容更加堅定一些,省的日后拖累吳悠然。至于四月這件事,是因為師父的威脅。而吳月容也是受累。只她自己她還不敢走到這一步。她能想開,沉魚也不想多說什么。左右是吳悠然唯一的親人了。

    “公主,”吳月容又一次跪下,“能否再托您幫個忙。”

    “你說吧。”

    “公主能否幫月容將這封信交給辰王殿下。只是道歉,別無其他。”

    “當然,若是辰王殿下不愿意看,那麻煩公主跟王爺說一聲,希望王爺能夠忘記這件事情,月容從此做回吳家女,今生后會無期,唯愿王爺與公主幸福。”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吳月容難掩內心的酸澀,眼眶通紅。只是與此同時,她也覺得,輕松了。

    “本宮答應你。”只是如今,七哥不一定會愿意見我。后面的話沉魚沒有說出口。左右送個信,不難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是長公主?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是長公主?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是長公主?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是長公主?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沉魚公主最新章節- 沉魚公主全文閱讀- 沉魚公主txt下載- 沉魚公主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一百七十六章 是長公主?】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沉魚公主】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沉魚公主》書迷評論

  • 一孕成寵:撲倒鮮妻生包子最新章節

        一大清早,她睜開眼就看見他薄唇輕舔。rn“什么玩意!沒聽見我說過要離婚嗎?”rn一紙離婚書丟到他的臉上,某男輕描淡寫的把東西卷成一團丟到垃圾桶說道:“可以啊,不過條件要改一下。”rn“怎么改?”rn“你再陪我睡兩天,我就簽個字。”rn某女一咬牙,兩天而已她就忍了!rn可是,一天、兩天……為什么天天早上她都被壓?rn“你要遵守承諾簽字了!”rn某男拿出筆簽下名字,她挑眉:“這是誰的名字?”rn“我們未來寶寶的!”

  • 婚然天成小妻自投羅網最新章節

        醉酒誤事強吻了神秘男神,不想這廝就是她在八卦專欄上口誅筆伐的主兒。情景1“你侵犯了我的隱私還想逃?”余少航步步逼近。某女:“不逃難道等你來吃了我?”某男:“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福滿滿默。情景2“既然是你要我留下來,那我就從了你。”福滿滿奸笑一下。“這么聽話?”某男瞇起危險的眸子。“嘻嘻,笨蛋,不接近你怎么窺探你更多隱私呀?”“哦?既然這樣,咱們來做點更隱私的。”福滿滿沉默。不凡閑言碎語:《婚然天成:小妻自投羅網》風格輕松、語言詼諧幽默,主角蠢萌,高冷接地氣,是一部在閑暇之余可靜心閱讀,隨意噴唾沫子的愚作。歡迎各路大神、地主吐槽。

  • 親親老公請住手最新章節

        未婚男友為達成目的,不惜將她灌醉送上市長的溫床。翌日她一絲不掛的醒來,先是看見一張清雅絕塵的俊臉,然后便是男友帶著幾名檢察官沖進來“捉奸”!“顧市長年紀輕輕,剛到任一年就粘染嫖chāng這種惡習,看來這市長的位置你是坐的太穩了?”風波過后,她陰差陽錯的變成眾所周知的“顧市長的未婚妻”。因為那個男人的身份與社會地位,消息一經公布,他們必須結婚。一個是不得不嫁,一個是不得不娶。這場無愛的婚姻卻仿佛是她僅有的出路……rn

  • 超級浮空城最新章節

        封印了真名的史蒂芬周踏上了追尋煉金術終極奧義的道路。為了突破凡人的極限,他放出神孽囚禁于恒星上進行研究,但卻因此遭到了最高奧術議會的審判,被判決永久監禁于扭曲虛空。一枚金色橡樹種子引的時空亂流讓他僥幸逃脫,但失去一切的他不得不從頭開始建造屬于自己的浮空城。這個時候,他才現自己已經不在原來的宇宙……主角的陣營是【混亂中立】,偏向邪惡陣營。作者著有《深淵主宰》、《最終救贖》、《召喚全面戰爭》三本精品,兩本萬訂。本書可以收藏期待一下。

  • 爆笑寵妃:太子有病我有藥最新章節

        李十一娘:娘死爹娶妻,親哥是紈绔,作為伯爵府七房嫡不嫡,庶不庶不受寵的商戶女生的女兒如何在伯爵府彈丸之地爭吃爭穿爭寵,爭在伯爵府眾多女兒中出頭嫁個好相公文旻太子:來,跟孤走李十一娘居家三寶:坑爹、裝傻、我是好寶寶文旻太子奪命三條:克妻、克岳父、克岳父家……本文又名《論怎么改造神經病太子》《如何揭穿太子妃虛偽面目》《與克妻專業戶膽戰心驚的一生》《與“傻白甜”斗智斗勇的美好時光》

  • 超級特種兵最新章節

        修真者張衛東渡劫重生為特種兵,為了清剿大毒梟,潛伏在酒吧里成為一個看場大佬!沒想到偶遇前世道侶,而她已經轉世成為四大名媛之首,修為全無的她更成為毒梟的眼中釘!搜集罪證、懲罰罪惡、保護愛侶,張衛東誓做城市守衛者!

  • 吞天戰神最新章節

        一只神秘古左手融進秦逸體內,從此卑微少年一飛沖天!繼承遠古神力,修煉之路再無瓶頸;左手所觸之處,盜取一切功法秘籍;從卑微外門弟子到宗門核心,秦逸一路晉升無人能擋!進藏書閣重地,修煉逆天神通,大千世界,亂世爭霸,看我一手吞天滅地!

  • 總裁無德:賴上未婚辣媽最新章節

        “晟少,你是怎么被花夏拐到手的”“花夏又漂亮,又能干,怎么就看上你這個不務正業的混小子了?”他大哥摸著下顎,看著他沒出息的弟弟惋惜道。司晟鐵青著一張臉,眼刀子咻咻的往他們的身上扔:“搶來的不行啊?”他抱住身懷六甲的女人,目光死死的盯著女人鼓鼓的肚子,委屈的問道:“女人,你肚子的小崽子到底是誰的?”花夏瞥了他一眼,整天跟自己兒子吃醋像什么話?他們之間的孽緣要從她毀容說起……

  • 廢材逆天:邪帝大人賴上我最新章節

        世人皆知,邪帝大人有個小跟班,好吃懶做,無惡不作,但邪帝大人卻偏偏寵她入骨!一夕穿越,21世紀天才治愈師蘇涼七,抱著邪帝大腿橫行霸道,踹完渣男撕蓮花,虐遍天下無數渣!誰知邪帝大人才是腹黑無敵,如狼似虎,時刻想把她吃干抹凈!一夜后蘇涼七扶額:“我一代天才怎么會栽在你這大冰塊身上?”某邪帝大人輕嘆:“乖,先從我身上起來”

  • 狂醫廢材妃最新章節

        退無可退,她怒:“你想怎樣!”  某妖孽長臂一攬,將爪牙鋒利的人兒狠狠禁入懷中,道:“你嫁我娶,你躺我上,就這樣。”  **  “閻王要人三更死,翟神讓人死回生。”——世紀神醫翟千璃,一手銀針斗閻王,戰死神,百戰百勝從不失手。  一昔穿越,她成了王朝貴女,可惜爹不疼娘不愛,還被表妹下藥陷害,想要破她清白,毀她神女之體,奪她男人搶她錢?  滾蛋!神醫附體,兇神橫起。修神功煉神丹,踩白蓮怒打臉,叫你知道什么叫天之驕女!天材地寶自己產,走哪寶貝隨便撿,這一切對她來說太簡單。  不過藥力太猛,她情急之下睡了個高冷美男子,傳說他是王朝的主神,學府的男神,逮著她就要反撲怎么搞?

  • 冥仙傳最新章節

        一片沒有雷罰天劫的大陸,修行者并沒有因此而獲益,反之因為隔絕、因為這種不可或缺的缺憾,成了幾乎無法逾越的桎梏。
        巔峰追窮,道的詮釋,命里有他,血脈承續!是注定,還是既定,都需要搏命,再加上那不可或缺的運氣,這般才能悻然長成、苦命煎熬下堅強。
        陳家的小子,廢物一名,蹉跎而過,當既定以及注定的崛起之機來臨的時候,他能夠把握住嗎?

  • 文娛不朽最新章節

        魔都音樂學院在讀博士生蘇逸陽,意外獲得不斷覺醒異位面記憶片段的能力。  在臺前,他是億萬粉絲崇拜的天王巨星,一首首經典的歌曲出自他手,一部部經典的影片被他完美演繹!  在幕后,他是互聯網領域投資界的巨頭,一款款惠民悅民的APP在他的推動下,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輝!  蘇逸陽:“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屬于我的時代,娛樂至死,文娛不朽!”  ……  已有高訂近萬的作品《重生之大娛樂家系統》,實力人品有保障,歡迎入坑!

  • 大明救亡攻略最新章節

        一朝穿越到封建巔峰大明王朝也就算了。    可為毛他居然只是個皇帝身邊的小小錦衣衛?    為毛這個皇帝還打了敗仗被蒙古人俘虜了?    為毛這個皇帝的身邊的太監都想要害皇帝主子?    “打開城門,你們的皇帝在我手里!”    “想開門?對不起我們大明換新皇帝了。舊的隨便你處置,開門想都不要想!”    哇靠.......    穿越到侍衛身上也就算了,皇帝被俘虜也就算了,皇帝兩頭沒人要也算了........    不!他絕不服輸!    他要救皇帝!    做功臣!    平冤獄!    三妻四妾!    賺大錢!    走向人生巔峰!

  • 諜海王牌最新章節

        一個城府極深的刑警,莫名重生來到民國時期,被邀加入軍統后,開始憑著兩世為人的經驗與智慧,追查日本間諜組織。    總是隱藏在墨鏡之后的雙眼,觀察入微,與細小處發現日軍間諜的線索。在戰線后方,與日軍間諜,展開殊死較量。

  • 易天閣之此生為帝最新章節

        是世間的次序亂了?還是世間只是一場游戲? 已是亡魂的人不入輪回? 異世界的人不該來到異世界? ………… 然而知道這一切的,只有來自未知世界的‘易天閣’! 但為何‘易天閣’卻沒有將這一切告訴世人,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還是‘易天閣’在操控著這一切? 直到哪一位的出世……

  • 贅婿為尊最新章節

        昆侖墟,有兩大管家、四大執事、九大騎士及七大公會。他是掌控昆侖墟的尊主,卻也是個悠哉的家庭煮夫。心有猛虎細嗅薔薇,肩能扛之責,手能提鍋掌勺,正當如此,才是真男人大丈夫!

  • 妃色傾城最新章節

        路珠穿越了,而且是帶著‘拖油瓶’穿越,沒錢沒房,在這架空的年代只有等著餓死了,這也就算了,竟倒霉的被個破老太太纏上了……

  • 83號兇宅最新章節

        百年女鬼?不,不,不,這只是一場城市古探秘的實況直播!地底深淵?你又錯了,這是一個糾葛千年的祭壇陰謀。山魈、女鬼,迷案無蹤。

    本章內容提要:
    ...    吳家兄妹二人促膝長談。從兒時掏鳥窩,談到吳家覆滅,談到那些難熬的歲月。談到如今的成長。兄妹二人,一下子親近了許多,再無卡在彼此之間的猜測與不安。     吳月容雖然啟蒙不久家里就出事了。但是自小家里的家教也是極好,只是后來被帶歪了。而今她回憶著幼時父母親的教導,兄長姐姐的疼愛,聽著兄長講著家族的故事,父......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欧冠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