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渠兒,不要死,求你了不要死……”

    “沉魚,你做噩夢了?”

    “不要死,渠兒,嗚嗚……”

    “沉魚,醒醒,快醒醒,別怕,渠兒沒事。”

    “嗚嗚……”

    沉魚常常陷入噩夢中不能自拔。尤其說體弱的時候,自我控制能力就會差了很多。很多時候,她都以為,自己的魂會被勾到夢里去,再也醒不過來了。

    蕭穎辰怎么都叫不醒她,趕緊去取了一枚銀針。銀針入穴。沉魚才平靜下來。慢慢睜開滿韓淚水的雙眼。

    眼睛睜開的那一刻,還不曾真的清醒。眼淚決堤了一樣不停地滑輪下來。

    “別哭,都過去了沉魚。”

    “嗚嗚……渠兒,渠兒他斷氣了,斷氣了。我好怕,好怕……”

    “他沒事,今早還隨本王出宮了。渠兒好的很,別怕別怕。”

    蕭穎辰輕拍著沉魚的肩膀安撫著她。

    “真的沒事嗎。”

    “真的,這種事本王怎么會騙你。多虧了你,渠兒才堪堪躲過這一劫。”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蕭穎辰用手輕輕擦去沉魚滿面的淚水。

    沉魚這才慢慢反應過來。

    “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會在這?”

    “這是本王的寢室。”

    “七哥?”沉魚瞪大了雙眼有些不敢相信。辰王府他來過。蕭穎辰不喜歡女孩子親近。王府婢女都很少。不管她與蕭穎辰如今是怎么樣的一種關系。她從未覺得,蕭穎辰會讓她入住到這里來。

    “你受傷了,本王府邸離得近,原本還要找小七給你療傷,怎么著都是來本王這最合適。”

    “原本?那我的傷…是…小七?”

    “本王處理的。”

    沉魚回想起昨夜迷迷糊糊之中,蕭穎辰剪開自己的衣袖。露出整個肩頭,羞澀地偏過頭。

    忽然,沉魚突然想到什么。她感覺到自己未身著肚兜。身上只有不合身的輕薄里衣。

    “七哥,我…我的衣服……”

    沉魚咬著唇,蒼白的臉瞬間漲紅,顯得有幾分血色。

    蕭穎辰故意逗弄道:“王府里沒有合適的衣服,給你換了本王的里衣。大了點。將就著穿著。本王已經命人去公主府取了。”

    “這…這……是七哥的里衣,沉魚…呃…貼身穿著……”

    “今夜再換,還是沉魚妹妹嫌棄本王的衣物,已經迫不及待想脫去。你有傷在身,多有不便,七哥幫你。”

    “不行……”沉魚支支吾吾問道:“七哥,昨夜額…這衣服……是你……幫我嗯……”

    蕭穎辰實在是繃不住了,摸摸沉魚的頭:“傻瓜,在想什么呢。七哥豈是趁人之危的人。辰王府婢女是少,但也不是沒有。”

    沉魚偏過頭不敢看他。

    “沉魚妹妹,對不起,七哥將你帶出來,卻沒有保護好你。叫你受這樣重的傷。”

    “七哥,不怪你。沉魚所謀之事,觸動了太多人的利益。這是沉魚必然要經歷的。”

    “你呀,真是叫人心疼。”

    “七哥心疼嗎?”

    蕭穎辰拉起沉魚的手,放到自己的心頭:“這里,疼。”

    說著,俯身便要親吻沉魚。沉魚閉上雙眼,一室曖昧蔓延開來。

    “咚咚咚……”唐嬤嬤的敲門聲不合時宜地響起:“王爺,奴婢已經備好了膳食。”

    “唐姨,端到房間來吧。”

    唐嬤嬤一瞬間詫異。然后推門而入。將早膳一碟碟取出。

    蕭穎辰扶著沉魚靠在床頭。只是這一動,不小心牽動傷口。又流出血來。

    “沉魚……”

    “我沒事。”

    “王爺,奴婢來伺候公主包扎傷口吧。”

    蕭穎辰走了出去,在門口焦急踱步,想想又去取了一件里衣過來。

    “有勞嬤嬤了。”蕭穎辰喚此人一聲唐姨,沉魚便知道是先王妃身邊的那位陪嫁,后來為救蕭穎辰身子傷了根本的唐嬤嬤。沉魚便也敬重起來。

    “公主客氣了,能伺候公主是奴婢的福氣。”唐嬤嬤笑道:“更何況,是王爺的吩咐。”

    沉魚的雙眼熠熠生輝。

    “王爺待公主還真特別。”

    “是嗎?”

    “可不是。你看王爺那副不染塵埃地模樣。雖然平日里混跡軍營。無法過的太周正的日子。可一回王府,那自小養起來不染塵埃的習慣呀就回來了。”

    “什么習慣?”

    “平日里王爺是絕不會在房間里吃東西的。他呀,寢室要有寢室的味道,衣物要有特定的檀香味。書房要有書房的書香味。他是絕不會允許房間里飄散著食物的味道的。嬤嬤方才在門口有些詫異呢。想來王爺是擔心公主的傷勢呢。”

    “糟糕,那沉魚豈不是把一塵不染的七哥拉下了凡間。”

    唐嬤嬤好笑道:“就該是下了凡才好呢。仙人要六根清凈,王爺這終日孤家寡人可愁壞了奴婢了。如今這般,奴婢將來就有臉去見王妃了。公主,往后還要勞煩您多照顧我們王爺。”

    “嬤嬤說的什么話,這滿府上下都是伺候七哥的人。七哥哪里還需要沉魚照顧。”

    “公主如此聰慧,定是能明白奴婢說的。”

    “公主在王府若是有什么需要,便跟奴婢說。”

    “多謝嬤嬤。”

    唐嬤嬤走出房間。見蕭穎辰在門口踱步。手里還拿著一條里衣。不禁笑道:“王爺,奴婢幫公主換好衣服了。昨夜奴婢多備了兩條在房間里。”

    “還是唐姨想的周到。”

    “王爺,公主是個單純的孩子。”

    蕭穎辰若有所思的看了唐嬤嬤一眼。

    “奴婢這些年,在王府,在宮中。見的人多了。這點還是看的清楚的。有些人看著單純,內里骯臟。有些人在泥潭里掙扎,內心卻玲瓏剔透。奴婢好久沒有見過這么好看的眼睛了。”

    “王爺快去陪公主用膳吧。”

    “好。唐姨慢點走。”

    蕭穎辰轉身進屋。沉魚作勢要下床。

    “沉魚,別動。”

    蕭穎辰對于方才沉魚出血有些后怕。趕忙制止她。

    他端起燕窩粥坐到床邊。一口一口喂沉魚吃著。

    “原本不喜歡吃這腥膩的燕窩粥,七哥喂著,便覺得好吃。”

    一句話直擊蕭穎辰的心靈。曾幾何時,阿音妹妹也曾說過:“原本不喜歡喝這藥膳湯的,只是七哥哥喂著,便也覺得香甜。”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沉魚蘇醒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沉魚蘇醒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沉魚蘇醒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沉魚蘇醒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沉魚公主最新章節- 沉魚公主全文閱讀- 沉魚公主txt下載- 沉魚公主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一百六十四章 沉魚蘇醒】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沉魚公主】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沉魚公主》書迷評論

  • 元氣萌妻:一不小心吻了總裁最新章節

        俘獲美男最快的方式就是??撲倒!而且必須從高處撲倒,稍稍猥瑣那么一丟丟!咱不要一見鐘情,而是要深深地讓他記著你,嘿嘿!細水長流嘛!  可話說,咱可愛大方善良的妹子撲倒美男后的日子卻無限悲催。不就是用沾滿泡泡糖的嘴碰了一下嘛,至于被欺負被壓榨得慘絕人寰嗎?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看元氣女生如何智斗“高富帥”,還不忘給你滿滿正能量!  樂觀積極,歡樂逗趣,嬉笑怒罵,摒棄一切不良畫面,將純浪漫進行到底,因為愛情不是只有卿卿我我。

  • 丑妃要傾城最新章節

        “傻子,吃啊,你不是最喜歡吃剩飯了嗎,快把這些吃了吧……”“啊哈哈,瞧這傻子,連狗都不要的飯這傻子都吃完了。”“哈哈,好傻啊……”……歐陽漪絨猛地睜開了眼,腦袋疼得厲害,漲的快要爆炸一般。她有些痛苦的……

  • 極品仙帝在花都最新章節

        九劫仙帝,都市重生!    一個地球,一個仙界,這可是天地之差啊!    “月經丹,專治月經不調,立刻見效,3ooo塊一顆~”    “此劍辟邪震鬼,紫氣東來……女的5萬,男的1o萬!至于美女,先告訴我你電話號碼多少啊?”    葉凌忙的滿頭大汗,身邊的一眾美女卻是目瞪口呆。    聊天群291475352   21o961293粉絲群需要驗證粉絲值,歡迎來聊js330

  • 為愛一諾千年最新章節

        君天涯,我海角,只要你在,我便在。時空阻不斷你我的愛。為愛,一諾千年;為愛,千山萬水一路走過。可在深處卻是另一番心思:第一最好不想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如此我也可少去那萬千煩惱。

  • 幽暗森林最新章節

        作為一個里的橡皮陌生人大城市,已然艱辛對呼倫特李拜江認為有任何地方在雅克薩市的那個,她可能有聽到無喊,但此個奇怪小樹一遮蔽法庭不知何故像一個沙漠的峽谷一樣安靜英里在太平洋安全銀行的外面—,差不多當熱。rn

  • 旗袍最新章節

        每隔三年,就會有一個穿旗袍的女子出現,或者是白天,或者是夜晚,走在石板路了,每每出現的時候,都會有詭異的事情發生。而這次事情的發生,由一件帶著體香的紅肚兜兒引起來的。隨后就是引發了一幅旗袍畫兒,這畫兒詭異到了極點。竟然可以揭出來七層畫兒來,而且層層穿著旗袍女子的旗袍樣式都不相同,女子的長相也不相同。這七層復畫,每次揭出來,都是穿著不同旗袍的女子,而且發生著不同的事情,那是畫家風鬼子的畫兒,風鬼子活到99歲,就留下五幅畫兒,每幅都詭異到了極點,而且,畫不過三手不走三家,如果過三手走三家,最后接三家走三家的人,就得留下這畫兒,畫兒就不斷的發生詭異的事情來。

  • 禁宮綰暒傳最新章節

        人生如一夢,榮華總是喜。浮生能有幾,貧富一般窮。當我搖身一變成為伯爵之女,代姊入宮榮登君王妃嬪,卷入爭斗之中彌足深陷,才明了命運再由不得人了。權勢地位、榮華富貴,不過是浮光掠影,而濃情蜜意卻是敵不過這般過眼云煙。終究屈服,我鄯綰暒再不是那個天真到為愛不顧一切的女子。只是,當我站在權利的巔峰,傲然俯視叩拜于腳下的萬物,才發現,一切早已不是我想要的樣子!漫天白雪紛飛飄舞,圣潔無比,卻無法掩蓋人心的丑惡。而禁宮的斗爭,根本從未停止過……

  • 夫人持劍最新章節

        堂堂錦衣衛指揮使韓烺,24歲才娶上了妻。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竟娶了個假妻!一個竊取情報的賊!    女賊沒有節操,順手牽羊,竊取了情報,還偷走了他情竇初開的老心!    韓烺:你給我回來!    裴真:你當我傻?    韓烺:好好好!你不回來,我跟你去!    裴真:???    韓烺不知道,他就此上了妖精的賊船……    PS:猜猜女主什么妖呀!    PS:叫人家韓烺ng3),不要喊娘!

  • 如意的魔力小屋最新章節

        深夜,一奢華的古代套房里,只有一點點朦朧溫暖的光。一妙齡女子,帶著迷惑的神情,正在對這房間內的裝飾,四處打量。

  • 婚途漫漫最新章節

        葉似錦為了沈錫銘,奉獻了自己的全部,結果三年的相處比不過他白月光的歸來。她被威脅,被奪權,直至離婚。離婚后,她一步步深陷陰謀的中心,又一步步擺脫泥潭,攀上人生巔峰。當沈錫銘被白月光耍的團團轉,無力應對時,葉似錦笑著出現在他面前,居高臨下,“沈錫銘,求我,我也不幫你!”

  • 無上丹神最新章節

        一代丹帝林楓,偶得《九焰真火鼎》,卻遭未婚妻殺害。因禍得福轉世重生,自此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走上逆天修煉之路,縱橫馳騁……

  • 萬古第一神帝最新章節

        前世我為皇,今朝重生,超越極限,吾乃萬古第一神帝!

  • 婚心蕩漾:帝少的千億冷妻最新章節

        一場意外,蘇媛失去了記憶和雙親,卻有了一個十項全優的老公陸霆軒。
        她懷胎七月,卻有個女人頂著同她一樣的臉,說她是個冒牌貨。
        本以為可以依賴一生的丈夫,卻殺死他們的孩子,將她送入監獄。
        蘇媛死了,活著的是秦雨。
        三年后她赫然回歸,帶著血,帶著恨。
        “你到底是誰?有什么目的,這張臉,你不配!”
        面對暴怒的陸霆軒,蘇媛冷冷一笑,“陸總,秦雨就是秦雨,而我想要的,是你的命!”

  • 將軍,公主又要跑路了!最新章節

        九歲之前,大雍的平陽長公主生活在最底層的火坑里,九歲之后,她生活在最華貴的金絲籠里。
        那些人用盡陰謀、陽謀,要的是一個聽話乖巧的棋子。
        既如此,那本公主就嫁給你們最忌憚的那人,你們怕他功高蓋主,本宮助他奪兵謀權,你們怕地位不保,本宮就助他鋤奸斬佞。
        被長公主挑上的將軍高貴冷艷還霸道,翻手是云覆手是雨,骨節分明的掌中握著長公主才摘下的玉簪:殿下,我想給你整個世界。
        某長公主:……那你整唄。

  • 千燭最新章節

        同樣的山風;同樣的夕陽;同樣的山岡,一切都好像只是在靜待輪回開啟一樣。

  • 神明九涅最新章節

        陰暗潮濕的鎮妖大獄,到處彌漫著令人作嘔的霉味,身為一個被鎮壓在此500年的普通人類,他的獄友都是些曾禍害一方的大妖,而他呢?一娃的開局,硬生生被他玩出了修仙界大佬的感覺,你說他扮豬吃虎?他說了真話,可沒人信啊!
        “信你個鬼,元嬰老怪們都喜歡扮豬吃老虎。”監獄長白了他一眼。

  • 錦鯉萌參:誰都別吃我最新章節

        穿書加重生的日子不好過,逃亡生涯一路展開。可為什么總是重生在修仙小說里最冤大頭的炮灰人參精身上?大腿,求上天賜我一只大腿,哇!真的掉了,還是一個反派Boss,只是……似乎年紀小了點……

  • 亂世哩最新章節

        北魏自六鎮暴亂之后,朝廷在無力直屬地方,內庭自由靈太后執政以來,混亂不堪,為了能夠長久的掌控朝局,靈太后不惜毒殺親子,扶持孤女維政。原以為這樣就可以瞞天過海,豈料這一切早已被六鎮起義中新崛起的勢力爾朱容所發現,為了給瀕臨破產的北魏王朝狠狠一擊,沒想到這一切的暴風雨來臨的這么快。幾乎血洗了無力回天的王室貴胄,爾朱容誅殺靈太后之后,發動“河陰之變”,扶持新政,對內平定河北叛亂軍(葛榮),對外重擊野心勃勃的蕭梁王朝,爾朱容的崛起使得北魏王朝在風雨飄零中獲得短暫的安逸,然這并不能解決他滅亡的速度,公元530年,由爾朱容所恭立的皇帝元子攸誅殺北魏權臣爾朱容,爾朱容死后給岌岌可危的北魏王朝重重一擊,爾朱家族四分五裂,短暫安逸下來的北魏朝廷,突來滅頂之災,也在無力反擊。隨著北魏朝廷的沒落,榮部將高歡的崛起,于此同時,隱藏在北魏朝廷的西面,紫微星微弱的散發著光芒。"

    本章內容提要:
    ...    “嗚嗚…渠兒,不要死,求你了不要死……”     “沉魚,你做噩夢了?”     “不要死,渠兒,嗚嗚……”     “沉魚,醒醒,快醒醒,別怕,渠兒沒事。”     “嗚嗚……”     沉魚常常陷入噩夢中不能自拔。尤其說體弱的時候,自我控制能力就會差了很多。很多時候,她都以為,自己的魂會被勾到夢里去,再也醒不過來了。     蕭......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欧冠赛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