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醫館這座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醫館頃刻崩塌。眾人見了唏噓不已。

    “放開我,放開我……”幾個地痞不停掙扎著。

    “把他們嘴給我堵上。”沉魚冷冷地瞥了一眼。

    整個世界安靜了不少。沉魚對著一眾百姓感慨道:“我臨淵醫館自開館以來,每月行善。竟落得如此下場。”

    這些百姓知道臨淵醫館這是卷入貴族的戰爭啊,心下也是同情。

    “臨淵醫館待我們不薄啊,若是醫館倒了,日后我們病了,上哪里看得起病啊。”

    “是啊,是啊……”

    “可這醫館得罪的可是當朝太子啊,也是命數啊……”

    “這只聽說過強買強賣,也沒聽過這種。”

    “那是你孤陋寡聞了吧。在貴族的眼里,有什么是不能強買的,命都一樣買。”

    “這醫館要是倒了可怎么辦,我家老母還病著,臨淵醫館對我們這種窮苦百姓,向來只收取藥材成本。這如今……哎,我該怎么辦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一會兒情緒都對準了世家貴族,對準了太子府。三人成虎,不到一會,整件事情在京中就傳開了。

    那些世家大族無不驚掉了下巴:這太子殿下是吃飽了撐的還是腦子秀逗了。臨淵醫館連皇上都禮遇有之。

    誰不知道這臨淵公子,看病全看心情。做事情對人不對事,不管這病大病小,按心情收費。而且絕對是貴的剜心。他本人據說也頗有才華,可不入官場,無品無階。除了對皇上,面對貴族,從不行禮。但是眾人無不跟供佛一樣供著他。為什么呀,還不是為了保命。除了徹底斷氣的,油盡燈枯的,就沒有他救不了的。其他的那些都是小節,還有啥可計較的。

    這些年來,她來去無蹤的,你就是潑天富貴,可也經常是請不到他本人看病的啊。因此這臨淵公子每次回來,貴族都爭相請他前去開藥保養身體。每出現一回,他都是賺的盆滿缽滿的。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在他回來的時候,把人給往外推的。眾人真是覺得太子這行為蠢到家了。

    沒一會,又一件事情在京中傳開來:臨淵公子狀告太子殿下。

    京兆尹接過狀紙,眼淚不著痕跡的在心里滑落:這一方是當朝太子。一方是當朝神醫。他敢得罪誰。若是得罪了太子,仕途也算是走完了。若是得罪了神醫,等等神醫離開了東陽,貴族世家不撕了自己才怪。

    京兆尹依程序,還是顫顫巍巍地升了堂:“堂下何人?”

    “何人你不知道啊。”

    “哈哈哈哈哈哈”底下圍觀的人哄堂大笑,就連幾個差役也是憋著想笑不敢笑。

    “肅靜——”京兆尹羞怒道。轉而又對著沉魚陪笑著:“神醫啊,這是程序。來人給神醫上座。”

    “好吧。”看在椅子的份上蠻配合了。

    “神醫狀告何人?”

    “太子府。”

    “所謂何事?”

    “太子府砸了我臨淵醫館。”

    “神醫可有證據?”

    “有的,今日人來打砸的時候,喊的是太子府的名頭,整條街道圍觀的百姓全都知道了。”

    京兆尹倒吸一口涼氣:“這太子府可有動機?”

    沉魚翻了個白眼,這京兆尹跟這審犯人啊。她示意了六月接話,自己在一旁扇著扇子。

    “這個當然有,今日我家公子不在。太子府的人非要我家公子看病。人不在怎么看。太子府的人便在醫館吵鬧不停。臨走時還留下一句話,叫我們等著。”

    “這……”

    京兆尹正想說話,結果被六月又打斷了:“這句話也是整條街老百姓都知道。”

    “皇長孫到——”

    在眾人的目光中,太子府的大公子也就是皇長孫江天麟風度翩翩地走了進來。手下還提溜著一個小丫頭:這不就是霜葉那丫頭嘛。

    京兆尹的汗水一直冒個不停:這皇長孫也來了。

    沉魚只是站起來示意一下。眾人皆知,她從不對皇上以外的皇族貴族行禮。

    皇長孫也是很有風度,他率先開口:“神醫,今日之事,乃是府中丫頭善做主張。仗著主子的寵愛,不知天高地厚。這些年來,我們太子府也是對臨淵醫館禮遇有加。從未出過這種事情。這小丫頭是后宅奴婢,離了那三分地,不知外頭天有多高。”

    “這小丫頭口口聲聲代表著太子府而來,在我醫館門口大吵大鬧。”

    “此等賤婢,怎有資格代表我太子府。”皇太孫冷眼看著霜葉不屑道。

    “是啊,我也覺得她不配代表太子府。”

    “神醫果真是心如明鏡。”

    “可我想知道她可以代表得了誰。”

    “這……”皇太孫猶豫了,這個事情,最好是打太極一樣糊過去是最好的。

    “本公子自是知道,太子府不屑與我小小醫館為難。太子府人多,太子公務繁忙,后宅之事,我相信有許多太子也是不清楚的。但我得弄清楚究竟是誰在為難與我。否則,再過些日子,我臨淵醫館是如何一家一家的消失在東陽都不知道呢。”

    “額…神醫啊,這丫頭交代了今日與您為難之事。可是她說打砸之事不是她們做的。”

    “可這群人今日打砸之時,句句都是我得罪太子府,我活該。敢問霜葉姑娘,本公子究竟得罪的是誰呀。”

    “我……”霜葉渾身哆嗦,她一句都不敢說。

    “霜葉姑娘,我來猜猜,你的主子是誰?是鳳嬌郡主對不對?”

    “啊——”霜葉害怕到極致了。她幾乎可以想到自己的命運。

    “啊我猜對了,這么好猜真沒意思。”皇太孫撇撇嘴,這分明是打聽好的,什么猜的啊,當大家傻呀。

    “公子,那日是我不對,是我不顧太子府臉面與您置氣,這事與郡主無關,打砸的事情,更與我們無關啊。”

    “哼,滿嘴胡言亂語,今日那些人打著太子府的口號誰沒聽見。”

    “許是那些地痞流氓見我和醫館爭執,趁機假借太子府之命搗亂。”·

    “你怎么知道是一群地痞流氓?”

    “我……”

    皇太孫心下罵了句“蠢貨”,趕緊搶過話來:“據我所知,今日事的起因,是因有人不治身亡,才鬧起來的。”

    “不治身亡…呵,我沉淵醫館還專治就是這些不治之人。來人,給我把那死人抬進來。”

    “這是何意?”京兆尹和皇太孫異口同聲道。

    “讓你們看看本公子手里,究竟會不會有死人。”

    在眾人疑惑中,沉魚掏出金針,扎了幾下。又施內力搶救下。擔架上的人居然活過來了。眾人驚訝不已。這神醫的醫術已經到了逆天的境界了嗎。

    “這……這這這……”京兆尹詞窮。

    “人還沒死呢。”

    “怎么回事?”京兆尹質問剛剛的那個“死人”。

    “大人,請您為小民做主啊。草民王四,今日,我堂弟,帶著他平日里一些狐朋狗友前來家中,我好心招待,可他們二話不說,上來就灌我喝藥。我擔心藥物有毒,因著學過一些醫理,趕緊封住幾處重要的穴道。延緩毒性發作。想不到他們竟是要拿我性命來作惡。”

    “原來事情是這樣,這些地痞流氓定是要趁機欺詐醫館。還假借我太子府之名。京兆尹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定要給沉淵公子處一口氣。”

    皇太孫以為給了沉魚面子,這個事情就得過且過了。然而沉魚讓人將幾個地痞帶到堂前,說道:“今日爾等假借太子府名義打砸我沉淵醫館。這醫館一關,可是事關救人性命的事。如此耽誤人命,先前又草菅人命。本公子建議,判死刑。”

    “公子饒命,公子饒命……我們不過是一些無所事事的混混,這事不是我們的主意啊。”

    “那是誰,說出來,死罪可免……”

    皇太孫心下不好,這對方是在詐他們啊。可是阻止也來不及了。

    “是是……張勇,他是我們的頭兒,成日混跡街道。”

    京兆尹派人前去查看,不一會人回來了,說張勇失足落水已死。

    “剛有線索,人就死了,還真是有幕后主使的。那看來你們還真是逃不過死刑啊。”沉魚對著那些人冷冷道。

    “不不,我,我還有線索。”王四的堂弟急急忙忙地說出,家中藏著此次張勇那邊分來的錢款。

    差役將物證送來的時候,沉魚過手一看,“呵,這銀票出自永富錢莊,這個盒子,看起來樣式雖簡單,但是這質地我一眼就看出來出自翠月齋。大人,這錢莊和翠月齋,都是有買賣記錄的。著人查一下就行了。”

    聽到這,霜葉慌了,她知道今日無論如何也逃不過。這盆水是一定會潑到太子府的。主要潑到太子府,自己被扒皮抽筋也就算了。這一家人,肯定沒一個逃得過的。她撲到沉魚腳下:“公子,是我小肚雞腸。是我懷恨在心。收買了這些人去打砸的。和太子府無關。”皇太孫撫額。這破爛盒子一看就不值錢,也就這些個沒眼力勁的會相信她說的話,明顯被匡了。

    “太子府的下人好本事。宰相門前三品官,果然如此。”

    “不,不是的。奴婢這些年甚是得寵。郡主賞給奴婢好東西非常多。奴婢自認為比不上京都的小姐,但是一般小官的小姐日子跟奴婢也是沒法比的。奴婢這些年得意忘形慣了,在沉淵醫館吃了虧,實在是咽不下去這口氣。便拿了些錢銀,收買了張勇。”

    “你這體己錢真夠多啊,出來辦點事,出手都是上千兩。這還不算張勇那份。”

    霜葉怎么也沒想到里頭錢這么多,但是也只好硬著頭皮說道:“郡,郡主大方。”

    “行了,京兆尹,結案吧。”

    “結案?”京兆尹摸不清他的套路。這一會咄咄逼人,誓不罷休的。這會就結案了。

    其實聽到這里,底下的人也算是聽明白了。這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太子府那鳳嬌郡主干的。三人成虎的威力有誰能比沉魚更明白。目的達到就可以撒手了,當賣給太子府一個面子。哈哈哈哈人家領情嗎?關他屁事愛領不領哈哈哈哈哈。

    “對,結案。霜葉雇兇殺人,誣陷我沉淵醫館。這條命我沉淵醫館要了。其他人京兆尹看大人的意思就行了。”

    霜葉整個人癱軟在地,此時她還幻想著自己扛下來,太子府能饒過她的家人。

    皇太孫非常的郁悶,但此時也不得不賣個人情:“我太子府也會給公子一個交代。”

    “如何交代?”

    “這醫館的修建交由太子府負責。聽聞公子想開一家酒樓,我手里頭有家酒樓在城南,地理位置特別好。可惜我不善經營此道,生意一般,想來交給公子,是個不錯的選擇。”

    沉魚想了想,這城南有生意不好的酒樓嗎。沒有啊。滿意地點點頭。但是一會又皺起眉頭:“那這事就這么算了。我相信這也不是太子府的意思,只是皇太孫回府后,還是要管好舍妹呀。”

    “是是是,應該的。這鳳嬌都是被我們慣得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公子勿怪。”

    “對了還有件事麻煩皇太孫。”

    “公子請講。”

    “這皇上御賜牌匾,臨淵醫館,被砸壞了。這事我還真不敢跟皇上說。您是皇太孫,可得幫忙到皇上面前美言幾句呀。等皇上氣消了,我這再寫個請罪折子。”

    皇太孫郁悶死了,居然還有個這個事。自家砸了皇上御賜牌匾現在還提什么幫人美言。不被皇爺爺臭罵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五十三章 狀告太子府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五十三章 狀告太子府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五十三章 狀告太子府是作者十里沉溪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沉魚公主》之 第五十三章 狀告太子府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沉魚公主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十里沉溪寫的《沉魚公主》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沉魚公主最新章節- 沉魚公主全文閱讀- 沉魚公主txt下載- 沉魚公主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五十三章 狀告太子府】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沉魚公主】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沉魚公主》書迷評論

  • 校花的近戰高手最新章節

        天地之間,修煉尚存。
        渡劫高手,需經歷天劫,方可渡劫升仙。
        男主渡天劫失敗,本抱著修為散盡、魂魄具滅的可能。
        誰知卻無意間穿越,附體陳家廢少爺,堂堂渡劫高手,揮揮手足以讓天地顫抖,如今還要給嬌蠻蘇家大美女當保鏢。
        蘇家大美女,芳齡十八,某學校校花!

  • 魔蓮劫最新章節

        魔蓮,傳說來自九天之上的荒蕪之地,有著莫大威能,為世人所畏懼。一現身人間,便引起了諸多劫難,一時間諸侯割據,戰爭頻發,生靈涂炭,國家社稷分崩離析,人民生活自是苦不堪言。

  • 真假千金:逃離壞蛋身邊最新章節

        有個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掌心怕她化掉的父親;有個戀妹情結,不讓受半分委屈的哥哥;有個關心備至,處處體貼的準未婚夫,她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可惜以上三樣都不是她陸恩擁有的,而是同父異母的妹妹陸清的。她陸恩有的只是一個難辨真情,風一吹就作墻頭草的父親;有一個掐著她脖子,痛罵她賤人的哥哥;有一個讓所有人都誤認為她是淫娃蕩婦的準妹夫。請告訴我,我該怎么樣好好回報你們對我的“厚愛”?命運盡管和我開了如此玩笑,偏我陸恩就不要做那忍氣吞聲,伏低做小之人!rn

  • 兇鞋詭事最新章節

        一座東漢墳墓,一雙古代女人的小鞋,考古隊數十人詭異死亡,神秘古鞋從此銷聲匿跡,而現在,它又出現了……追根溯源,尋找到了被掩埋在歷史中的古老真相,開啟求長生不死術之謎……

  • 我的妖精老總最新章節

        為報復背叛我的上官可可,我將這個妖精一樣的女人帶到了酒店。事后才知道,那夜躺在我身下萬般風情的女人居然是我新公司的老總!可她失憶了嗎?為什么才事隔一夜就已不認識我?我說我愛她,她說愛她的人很多。我說你怎么這么卑鄙?居然狠心逼走上官可可?她不辯解,卻笑得如此冷漠……原來一切只是誤會,當一切真相大白,面對著眾多女人的逼婚,我該如何取舍?

  • 赤練仙俠傳最新章節

        一個為尋求武道極致刺客,因瑣事偶然踏足修真界。在得知自己和普通人一樣,是一個無靈根之時;心灰意冷的他,原想平淡度其生。但內心內心深處對武道巔峰的極度渴望,使他背棄諾言毅然以身練道,步上一條以天對抗極武修仙的不歸之路。

  • 法師國度最新章節

        爭戰之地索瑟韋爾的歷史總是硝煙彌漫,能夠左右戰爭的并非只是政治和軍事,還有魔法!    真神光輝之下,命運漩渦悄然降臨在懵懂少年與他的同伴身邊;暗流涌動之上,身處利益斗爭與權力博弈中心的眾人又該如何抉擇:    向強者低頭,亦或迎難而上?    打破人們對于法師陰沉傲慢的認知觀念,在索瑟韋爾,法師并非是一種身份,而是一種選擇!    這不是一個故事,這是一個世界!    這里是戰爭愛好者的天堂,這里,更是屬于法師的國度。    ——————————————————————————————————————————————    作為一部群像劇,本書所描繪的將不會只是幾個人的冒險旅程與成長經歷,隨著故事進展,幻想世界索瑟韋爾大6的一切都將琳瑯躍然紙上。js330

  • 重生之進擊的學霸最新章節

        你問我學習有什么用?反正買菜用不到微積分,反正跳樓也不需要計算自由落體需要多長時間,反正與人交流也不需要吟詩作對,讀書無用,學霸找不到工作,沒上過學照樣開百萬跑車?呵呵,在這個新世界里,你學過的公式、詩詞可以轉化為真實的戰力,想要往上爬的唯一途徑,變成了學習!學習!學習!

  • 【穿越】傻王不傻嬌妃不嬌最新章節

        我這是穿越啦?⊙o⊙啥?白蓮花姐姐逼我代她嫁給王爺?可是…小爺我是男人啊!我靠靠靠靠~王爺是第一大傻缺?難怪白蓮花姐姐不嫁,啥??我是個廢物?廢物剛好配傻缺?我說,你們能不能不鬧_з」∠_“喂喂喂~你丫的手往哪兒摸呢?”“愛妃,人家…下面好難受。”n“你下面難受摸我的干啥?喂喂喂~放開我,信不信我打你!!!”n“娘子,你摸摸,我下面好難受,你幫我呼呼好不好,幫我呼呼…”nword天,你這是在逗我嗎?這是傻子嗎?明明就很狡猾啊啊啊啊~~~難道是…大智若愚?啊呸~誰信?n現代武器設計大佬一朝作死穿越,成為云家庶子,也是萬年難得一遇的廢靈根,不能修靈從小被人欺負打罵,當下人看。n當強大的靈魂穿越重生,當那個有仇必報的云孑然出現,會寫出什么不同的

  • 軍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最新章節

        一場騙局,她yan照滿天,被丈夫拋棄,兒子身死。意外重回18歲,葉甜心勢要討回所有一切,卻不想無意間救了一大佬,從此人生便開了掛!“首長,嫂子把你送她的珠寶捐給災區了!”“以她的名義,再向災區捐1千萬!”“首長,渣男向嫂子求婚了!”“把我們的結婚證送去軍事法庭,告他破壞軍婚。”副官Σ(°△°|||)︴:破壞首長軍婚,十年以上,最高死刑!【1V1、治愈系爽文、虐渣打臉】

  • 蕓蕓眾生相最新章節

        那一天,我眉目初醒,眼前有一人,他正要向我走來。
        那一刻,我心上悸動,目光不舍移,繁花繡錦不及你。
        那一年,我飛升成神,不為長生訣,只為永伴你身旁。
        那一時,我身死魂散,舍千年道行,只愿重生在遇你。

  • 修仙高手在異世最新章節

        劍士,魔法師,我隨手拈來,請叫我全職業大師

  • 女總裁的超級高手最新章節

        因為給兄弟報仇,他越界殺敵,被組織開除。然而,回歸都市的他,竟與一代商界女神成為了有名無實的夫妻,且看他如何征服外冷內熱的美女總裁,游走旖旎花都,演繹熱血傳奇的人生。

  • 緣起青青最新章節

        袁浩對藍雪月最純真的愛慕,  藍雪月和叢燕的姐妹情深,  叢燕和張勇的互懟日常,  構成了一個個啼笑皆非,匪夷所思的故事。屬于你我的最美時光,請珍惜!

  • 科學界的修真者最新章節

        一代仙帝渡劫失敗,靈魂穿越到地球高中生蘇羽身上,面對這個崩壞的世界,他卻只想做一個科學家!
        某青年:“羽哥,可以教我修煉么?”
        蘇羽:“年輕人,我是個科學家,不會修煉,你要相信科學!”
        說著,蘇羽轉身就從20層樓高的窗戶上跳了下去。
        ……
        (簡介蒼白無力,看正文吧!)
        ps:本書又名《我只想安靜的做個科學家》《我根本不會修煉》《明明很強卻只想搞科學》

  • 侯爺,夫人又敗家了最新章節

        京城出了名吝嗇的陸侯爺終于成親了,娶的是翰林院駱大學士家的小娘子。成親當天,酒席都是白粥加指甲蓋那么點的肉,據說兩個人穿的喜服都是陸源祖上傳下來的,加上陸源這喜服已經穿了九代了。面對京城眾人的安慰,駱大學士淚眼朦朧,對小侯爺只有一個要求,給他家的傻白甜女兒吃飽,別餓著就好。

  • 史上最強假大佬最新章節

        穿越進大佬叢生的玄幻世界,閆甲象覺得自己心很慌,
        各大城主紛紛奉自己為座上賓,各個門派統統喊自己是大佬,連各個王朝的皇帝都認為自己才是人族崛起的希望,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閆甲象心里慌得一批:喂!我就是個菜雞啊!
        我修為真的很弱的啊!
        我只想安逸的茍在后面,能不能別讓我當大佬啊!
        這是一個不想當大佬的穿越者,莫名其妙登上修行巔峰的故事,
        這是一個詼諧荒誕,熱血激情的修行故事,
        這是一個不想裝逼者卻不得不裝逼的爆笑故事!

  • 大道逍遙最新章節

        大道三千,只修順心意!生死劫數,求永恒天命!創界九重天,一重一世界,這一世,諸天萬界,光年之外,吾行之逍遙!

    本章內容提要:
    ...    臨淵醫館這座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醫館頃刻崩塌。眾人見了唏噓不已。     “放開我,放開我……”幾個地痞不停掙扎著。     “把他們嘴給我堵上。”沉魚冷冷地瞥了一眼。     整個世界安靜了不少。沉魚對著一眾百姓感慨道:“我臨淵醫館自開館以來,每月行善。竟落得如此下場。”     這些百姓知道臨淵醫館這是卷入貴族的戰爭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欧冠赛程表